第8版:副刊·文荟 上一版   
上一篇

悼刘玉祥老师

□姬保新

2022年2月14日早晨6点半左右,照例抓起手机,在圈里转了起来。突然刘玉祥老师的微信显示在了眼前,而首先看到的是讣告两字。进入微信,我惊愕了!发信的不再是他,是他的儿子,发的是他的讣告:他已于2月13曰早晨8点病逝,2月14日早九点开追悼会。我再次翻了两遍,不想相信,但还是确认消息是真的。我的心一下子沉重了起来,惊异,痛惜……

刘玉祥老师是唐山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果树专家。我和他不是社会上通行说法的一般朋友,而是相知、相投。也可以说他是我最尊敬的人之一。每逢涉及水果生产的相关问题,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即便明知某一果品不是他研究的强项,也愿意先去找他聊聊,明确方向,求求意见,推荐业内可信的专家。他对我呢,也是有求必应,并且每每都做到自己所能的极致。

我认识他,是从一则故事开始的。

本世纪一十年代前后,迁西县兴城镇才庄村的大樱桃采摘逐步火了起来。我很新奇,择机进行了探访。果然很火。这里不仅风景好,而且樱桃特别适合游客采摘,树不高,果的大小适宜,手感好,不仅方便,还可享受一定的过程。我身为迁西人,竟不知道才庄有樱桃这个水果,而且这个果园的樱桃树都是十年二十年上下的大树,为什么刚火起来呢?心中有些疑惑。

偶尔有一次在迁西宾馆陪餐,巧遇了刘玉祥教授。几句闲聊,得知才庄大樱桃是在他指导下发展起来的。在我的追问下,他介绍了来龙去脉。

几年前,市委组织部培训新换届的村干部,他应邀给讲了一课。迁西县兴城镇才庄村的村主任,听说他是搞樱桃的专家,课间就找到他聊了起来。他们村十几年前栽了百十几亩樱桃,但一直没有见到好好长果子。占了地,费了工,费了钱,没收入,农民很是心堵,有的农民差不多把自家地上的树都给砍光了。村主任课间就与刘玉祥做了请其去指导的约定。从此,刘玉样走进了才庄村。他适时指导,二三年功夫樱桃园就见了生机,红红的果实开始绽满枝头。其时正遇乡村旅游兴起,才庄樱桃采摘就率先火遍了迁西,火遍了唐山和周边县。几年下来,被砍的树补上了,周边可栽植的山坡也栽满了。他这次来,是应农办之约进行指导和给全县相关人员讲课,一些村也纷纷要栽种。

故事讲起来很轻松,但农民没认识刘玉祥之前,却经历了十几年的困惑。而认识了刘玉祥,不但给这个村的农民解决了困惑,还给这个县指引了一个新兴林果方向。

从此,我认识了刘玉祥。之后他又多次到迁西指导,我也几次请教和与之交流。他指导大家要多搞几个优良品种,反季栽培,错时成熟,提前或错后上市,获取好市场价格。如今,樱桃冬季采摘、早春旅游采摘已成了迁西一大热门。一批农民走向了注重学习技术,也走出了大山,开阔了眼界,丰富了经验,走向了富裕。

他让我第一次感到了为“官”的渺小,感到了什么是于民有用,什么是真正地为民办事,什么是责任!

这几年我们也见了几次面,也得知他肺部曾做了手术。最初见他时,他还很虚弱,但已经又开始了紧张的工作。曾一度担心他,但后来又见面,发现他恢复得很好,看起来已很壮。于是又请他为迁西做了一次指导服务。

突传噩耗,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迅速起床,草草吃了饭后参加了他的追悼会。到场得知,12日晚上还好好的,13日早起突发疾病就离开了人间。这一天天色阴沉,下午下起了纷飞大雪。我翻了一下他的微信,其中有一条,就是他盛赞初冬大雪预示丰收年的喜悦之情!也许天公知其心,也来送一程,以慰藉这位搞林果的专家。因为始春大雪,再会送来好墒情,可为丰收加码,为期待增成,为希望增辉!

然而,天公哪知,再大的丰收怎能抵得上他的损失呢。还有很多果园等他指导,有很多课等他讲,有很多难题等他解……他就曾跟我讲过,希望唐山能建一个几千亩、上万亩的樱桃优种基地,这个品种要比目前华北的樱挑早熟半个月。早半个月上市,那是了不起的大价值!

岂止这一个“大价值”,他脑中还有很多的“大价值”,他刚刚56周岁!

但,他走了。也许他太累啦。他再也不用惦记什么了,他再也不用在深夜学习和写作啦,他再也不用每天安排得紧而又紧的日程啦!

休息吧,刘老师,我不会忘记你,还有很多人也不会忘记你。他们会捧着他们的果实,他们的思念,他们的敬佩,仰望星空,一次次地想起你,一次次地寻找你。

你的精神,你的品格,你的技术,你的思路,会像每一个春天的脚步,不停地走在需要你的田野上,留下一片林,挂起累累果,响起片片笑声……

唐山劳动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冀ICP备08105870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312017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