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要 闻 上一版 下一版  
下一篇

他把论文写在了田间地头

——追记唐山职业技术学院教授、林果专家刘玉祥

□ 本报记者 赵珺

2月13日,唐山职业技术学院教授、林果专家刘玉祥因病溘然长逝,享年仅仅56岁!

5天前,他还带着团队到玉田县玉泉山现代农业园区工作,谋划着好好做做果品的市场推广;

两天前,他还带领团队到滦州市鸡冠山生态农业产业园基地,调研设施果树生长及病虫害发生情况;

去世的前一晚,他还在“河北桃之家(唐廊)”技术指导微信群里与教师、企业负责人热烈讨论……

他走的那一天,大雪纷纷扬扬,与漫山遍野的果木、悲痛万分的人们一起,挥泪告别这位“站在三尺讲台的农民”“忙在田间地头的教授”!

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课堂

1966年2月,刘玉祥出生于丰润区北夏庄村,1988年从河北农业大学果树专业毕业后到市农业学校任教,2001年该校与其他三所学校合并升格为唐山职业技术学院,刘玉祥一直在学院工作。

“付出多少,收获多少。一定要吃苦耐劳,不管干什么都是。”刘玉祥经常指着自己手臂上日晒皮炎留下的累累斑痕告诉学生,从事农业工作要经历风吹日晒,蚊虫叮咬,还需要坚实的理论基础和长久的实践积累。不要怕辛苦,到田间地头才能看到收获,看到想要的结果。

零下20℃的天气,他带着学生在迁西的荒山上观察山体走势,寻找最合适的梯田的主干道。盛夏40℃高温的大棚,学生们都热得头昏脑涨,他虽然汗流浃背却依然讲得津津有味。

“刘老师带我们实习时,山沟地岭、农家果园、产业园区,哪里都是课堂。下乡调研早上七点出发,晚上八九点才回,我们都累得不行了,刘老师回来后还继续写总结。第二天早上我们还在酣睡,他五点钟就出去指导果农摘桃了。”学院2016级园艺专业学生刘宁回忆。

刘玉祥不仅对学生悉心教导,对同事也毫不保留地传授经验。

王彩君1997年到学校任教,和刘玉祥在一个教研室,“当时我刚毕业不久,业务实践技能方面较差,刘教授先耐心指导我实践技能,再和我一起指导学生剪树,还教学生烧火做饭。他总说理论一定要紧贴实践,我们就经常一起带学生实习,他也时常带着我给农民进行技术指导,唐山市各个县区几乎没有我们没去过的地方。”

高贵如1998年刚到学校就和刘玉祥一起搞科研,“教授在学校特别注重仪表,总是干干净净的,甚至有些洁癖。可一进了山,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啥都不讲究。”他跟着刘玉祥坐公交下乡,到村里再借个自行车上山,起早去贪黑回,为教学和科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34年如一日,刘玉祥上山下沟,风雨无阻,带领师生走遍了河北省30多个乡镇、87个村庄,育果树、授良方、建基地、助“三农”。

为了给师生提供广阔的教学和实践平台,推动学院实现产学结合、产教结合、产研结合、产推结合,在校内,刘玉祥带领师生建设了现代果树试验示范园和智能化温室等实训基地、鲜桃研发中心实训中心;在校外,与企业结合建设了教学、生产、科研和技术推广相融合的万亩、千亩校外科研生产实训基地12个。

刘玉祥总是积极向上的,仿佛没有苦累没有病痛。“你得评职称了。”“你应该搞搞科研。”他永远充满了正能量,心怀热爱,引领团队、带着身边人一起发展。

这两年身体状况明显下降后,刘玉祥对农林工程系党总支书记、主任王丽云说:“我特别想把团队带起来,把咱们农林系的人才梯队建立起来,这样也好有个传承。”他带领一批年轻教师成了专业骨干,有他在,整个团队就有了主心骨。

去年秋天,前一天夜里刚从石家庄开会回来的刘玉祥一大早又带着学院科技处副处长马继召去玉田县玉泉山现代农业园区调研。看着一脸疲态的刘教授,马继召说:“去基地的事早一天晚一天都行,耽误不了。再说您都是二级教授了,还这么拼干什么。”刘玉祥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责任,学校给了我这个位置,我就得作出相应的贡献。我知道我身体不太好,就想多带带年轻人,多给学校培养点后备力量和接班人,把你们都带出来,我也就功成身退了。”

多年坚守在教学、科研、生产和社会服务第一线,刘玉祥是河北省高职院校园艺专业带头人,先后获得河北省师德标兵、河北省师德先进个人、河北省教学成果二等奖、河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唐山市劳动模范等荣誉。

帮着农民致富,是他心中的一个梦

刘玉祥深知农业的难、农民的苦,所以他一直心心念念,要通过承担的科研项目研究提升果品的质量、提高产品附加值,帮助农民实现致富梦。

2013年玉田县玉泉山现代农业园区成立时就是一座荒山,负责人郭建波本打算种核桃,省钱省工见效快,40万株核桃苗都育好了。通过县政府联系上唐山职业技术学院教授刘玉祥时,他也只是打算着请教一下核桃该怎么种。

这位林果专家却是出乎意料地好说话,不到一个星期就直接找上了门。得知园区还想发展旅游康养后,刘玉祥说:“从长远来看还是得种水果,才能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不懂技术不要怕,有我呢。”

刘玉祥给园区做了规划设计,从取样测土、梯田建造,到品种引进、果苗培育、果树栽植的技术培训,无一不亲力亲为。每个该修剪、熬制石硫合剂、测浓度、花期管理、疏果、病虫害防治等节点,他都会准时赶来,不用人提醒,亦从不缺席,每年至少跑二三十次。郭建波说,技术人员跟着干了好几年了,很多技术都会了,不用每次都跑。刘玉祥不放心,必须过来盯着,先统一指导讲解,再现场检查有没有按照技术流程操作,一整套下来水都顾不上喝一口。2020年果树进入盛果期,园区送了4个样品参加河北省首届梨王争霸赛,有3个获得了金奖,这万亩基地成了北方的一流果园。

郭建波一直提出按年付专家费,刘玉祥每次都十分坚定地拒绝,“果园还没收益,你们不用考虑我。等以后赚钱了,我多去吃点水果。”

果子品质很好,但因为没有品牌卖不上价格。2月8日,刘玉祥带着团队来到园区,规划全年工作,谋划着今年怎样打个翻身仗……

岂止是对郭建波!

刘玉祥心里惦记着老乡们,一有空就下基地进行调研,给果农进行技术指导。资金匮乏,他自己拿工资进行研究;没有基地,自己承包23亩土地建园;为了推广套袋技术,他自费购买果袋指导果农使用。

刘玉祥常年带领科研团队把农业技术送到农民手中,发放果树科普资料,义务给贫困农户提供苗木,带领学生修剪果树,做农业技术专题讲座。他牵头推广的“葡萄快速丰产早熟技术”“日光温室桃丰产技术”都实现了当年建园,第二年丰产丰收。

“刘教授多次来到遵化、迁西板栗产区,为果农讲解技术,开展种植管理培训,农民学到了很多知识和技术。和农民在一起,刘教授朴实得比农民还农民。”遵化栗源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飞昆说。

“刘教授是唐山地区晚熟桃‘红秋蜜’系列、‘秋妃’系列新品种选育主持人,是规模种植企业的主心骨。他带领果农发展百亩苹果和千亩鲜桃种植基地,为农民带来了丰厚利润回报。他培养的上百名专业技术人才,目前都已成为各个县区的农业战线骨干力量。”迁西县金厂峪镇人民政府农办主任尚立民说。

在“核果类果树根癌病防治新技术研究”中,刘玉祥提出的科学试验经鉴定验收,被审定为国际领先水平科研成果,仅此一项就为农民挽回损失3000多万元。他主持的国家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项目“晚熟抗寒桃‘秋红蜜’系列新品种中试与示范”,帮助农民新增经济效益10843万元。

刘玉祥主持和参加了国家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项目、国家“948”项目、国家科技富民强县项目、国家星火计划项目等重点项目36项,获得国际先进、国内领先的科研成果18项,发表高水平论文35篇;先后担任河北省现代农业产业创新团队唐秦片区综合试验推广站站长、河北省高校果树应用技术研发中心主任、唐山市果树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等多项社会职务,指导建设“山里甜”果品专业合作社、玉泉山现代农业园区、鸡冠山生态农业产业园区、迁西花乡果巷“五海猕猴桃庄园”等重点项目。

刘玉祥主持建设了河北省高校果树应用技术研发中心等科技研发平台,组建了京津冀协同创新燕山果业试验站协同创新中心等多个科技研发交流服务服务平台;依托唐山职业技术学院产学研平台,推动职教兴农、科技富农,让科技的种子在服务“三农”中开花结果,先后获得省、市科技进步奖、技术推广奖11项;选育并审定桃新品种5个,获得过河北省首届名优果品展评会金奖。

他心里装着那么多事,唯独忘了自己

刘玉祥留给同事最大的印象是“忙”,除了在学校给学生上课和每周二开例会,平时很少能看到他。

刘玉祥常说:“我们搞农业研发的,坐在办公室里是干不成的。”

因为长期在地里风吹日晒,刘玉祥得了日光性皮炎,一晒就奇痒难耐,头皮上、胳膊上被他抓挠的到处是红斑甚至渗血。同事劝他不要总暴露在阳光下了,他说:“果树生长季有几天是没有阳光的?没有阳光果子也长不好啊。我们学果树、教果树如果怕太阳晒,天天在黑板上种果树,那能种得好吗?没事的,我回去洗个热水澡就好了。”

刘玉祥是远近闻名的果树专家,找他帮忙的人很多,他几乎有求必应。

老唐海县八农场11队的老书记蒋召双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99年大年二十九,八农场新河头的设施桃、葡萄种植户出现冻害,大伙束手无策,只能求助刘玉祥。“一个打过电话去,他二话没说,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冒着严寒就赶了过来,直到问题都解决了才又骑着摩托车离开。”

一位听过刘玉祥培训的老果农给他打电话,说家里十亩桃蔫巴了,他找了个周末就去了,专门给做了解决方案。

2018年12月4日,刘玉祥因肺部肿块住院治疗,12月10日做的肺癌手术切除,可就在12月7日他还带领团队到丰润区左家坞镇北夏庄进行科技扶贫技术推广和指导。手术后一个月,他就坚持参加了河北省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水果创新团队的2018年年终考核。当时他的脚还肿着,穿着拖鞋,上、下火车都得走一段歇一阵。

2019年8月,刘玉祥被查出甲状腺癌,切除手术后20多天就到秦皇岛市青龙县大森店村调研玉露香梨僵芽情况,还指导了梨干腐病防治技术。

2020年9月5日,学院科技处副处长熊岚跟着刘玉祥去滦州市鸡冠山生态农业产业园。“看得出来教授特别受农户欢迎,就像大明星一样,每个人都认识他,热情地招呼‘刘老师来了’。当时教授的身体其实很虚弱,走几十步山路就喘不上气来,有时还会呕吐,但是一到山上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传授农民大枝开角技术,指导大棚温度控制、通风、病虫害防治,现场给出了‘不套袋+增施有机肥技术’等解决梨甜度偏低问题的方案。他一边讲解一边操作,直到解决所有的问题。”

他的日程总是排得满满的——

今年除夕的前一天,去鸡冠山进行设施果树病虫害调研和技术指导;

正月初四,自己打车去了丰润北夏庄前山儿王家园子桃园查看桃树越冬情况;

正月初八,带着团队成员去玉泉山基地指导大棚樱桃管理技术,与园区负责人和技术骨干研讨2022年园区技术管理方案;

……

在人们的万分不舍中,刘玉祥教授走了!菁菁校园里、田间地头上,从此再也看不到他忙碌的身影,但,他把论文写在了冀东大地上,把责任融入了绿水青山里!

刘玉祥教授,精神长存!

唐山劳动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冀ICP备08105870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3120170003号